400-123-4657

咨询热线

400-123-4657
地址:陕西省安康市宁阳县东超大楼487号
QQ:1234567890
传真:+86-123-4567
邮箱:admin@youweb.com

第四系列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 第四系列

【云开·全站APPkaiyun】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

发布时间:2024-02-01 点击量:363
本文摘要: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

【云开·全站APPkaiyun】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图1)

7月1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向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华登国际和高通创投发出问询函,要求这些美国风投机构提供他们对中国人工智能、半导体和量子领域初创企业的投资信息。

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

【云开·全站APPkaiyun】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图1)

7月1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向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华登国际和高通创投发出问询函,要求这些美国风投机构提供他们对中国人工智能、半导体和量子领域初创企业的投资信息。此事件为连月来数位访华的美国官员透露出的中美关系缓和迹象,又再次蒙上阴影。

这一对华投资限制将被认为首先针对风投和私募基金,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这是美国对中国投资的主要方式,在互联网行业尤其盛行,中国目前不少互联网公司在发展早期都有美国风投的身影。

美对华高科技投资日渐缩紧监管

早在今年2月初,多家主流美媒就引述美国官员消息放出风声,拜登政府计划禁止美国公司对“可能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先进技术相关行业”的投资。尽管媒体披露的文件副本没有指明任何国家,但这些新规将主要涉及美国在中国的投资。

随后,美国总统拜登“预计将签署一个行政令,来限制美国对华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包括半导体、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的报道频频出现,但直至今天也未落实。

不过几个月来,美国方面在对华高科技风险投资的审视不断加强,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纷纷抨击部分风投机构为“中国的技术竞争对手提供资金,进而可能促进中国的军事发展”。

著名的红杉资本在不断升级的压力下,于6月进行了分拆,成为五个独立的实体:一个负责美国和欧洲,一个负责中国,一个负责印度和东南亚,外加对冲基金和财富管理业务。红杉资本作出的另一项改变是对红杉中国在中国半导体或量子计算公司的任何新投资引入了一个筛选程序,这项措施是以对外投资限制的草案为蓝本的。

长期以来,红杉一直是国际投资机构中成功实施本土化的典范。“国际品牌、不设总部、本土化运营”的去中心化运作模式,也被红杉视为其在不同地区取得行业领导地位的关键因素。

“红杉资本、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华登等风投基金,更多是一个品牌的概念,而不是控股集团的概念。虽然共用一个‘牌子’,但是不同地区的机构可能拥有不同的投资人、投资管理人,各地拥有不同的管理平台,在股权架构上大部分不存在控股关系。但是各地在管理方面具有协同性。

”一位接近上述基金的人士告诉智慧城市网,“美国政府比较介意的是,这些基金在加州地区都很活跃,在美国本土有大量的投资人,运营中心也在美国,但是却把募集来的美元用于中国的AI等高科技企业发展。”

因此他认为,原本各家风投基金在全球不同地区就具有独立的所有权和投资决策权,在美国政府不断施压下,走向红杉资本这样的分拆结局或许将是必然的。

美国凯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韩利杰解释,外国对中国的投资可以分为三类,直接投资、股权投资和股票投资。前总统特朗普卸任前颁布实施的《中国涉军企业制裁措施》阻止了美国投资者在二级市场投资中国部分高科技企业。去年10月的禁令以及今年以来的一系列投资审查则是从不同角度来限制美国企业在中国AI等高科技领域进行一级市场投资。

“去年10月升级的出口管制,已经极大地限制了中国AI、半导体等科技领域的发展,现在的举措就是从金融层面继续把口子收紧。”韩利杰表示,“另一方面也体现出美国三权分立制度下两党的博弈。

当前美国国会中有议员对行政部门最近表现出缓和迹象或不加剧冲突的不满,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议员通过问询等程序最终会形成调查报告,进而促进立法,才能约束行政部门去落实。”

据智慧城市网汇总,四家风投基金的问询函中提及近20家中国半导体、AI相关的被投企业,包括旷视科技、云从、依图、商汤、云天励飞、科大讯飞、地平线、璧仞科技、登临科技、上海星思半导体、中芯国际、浙江晶能微电子、清纯半导体、纵目科技、感图科技等。

智慧城市咨询分析师指出,上述企业面临的风险取决于被问询的美国公司对风险的评估,如果该基金判断风险比较大,向美国方面提供了很多信息,甚至有撤资动作的话就很麻烦;部分产业资本涉及供应链战略合作的影响更大。

美元基金在中国投资市场迅速退潮

今年以来,生成式AI引发的创业热潮仍然引起了多家美元基金的投资,几个月之前,包括红杉中国、经纬中国、启明创投和高瓴资本等主要的风投均投资了中国的AI创业公司。

但是随着中美龃龉日深,同时在宏观经济、美联储加息等影响下,不确定性风险正在增加,美国对中国高科技行业的投资事实上已经在减少。PitchBook的数据显示,2022年,美国私募股权投资者购买中国公司股份的交易份额已经缩减到了十年前的1/4左右。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币基金和外币基金募集数量及金额较去年同期相比均双双下滑,外币基金在募资上则面临更为严重的挑战。一季度共有8支外币基金完成关账,数量仅为去年同期的28.6%,募资规模约为275.6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1.5%。

外币基金尤其是美元基金募资难问题,在当下尤为突出,且随着美元基金募资减少,投资数量及数额也在快速下滑。IT桔子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内地美元投融资事件数量为53起,较去年同期的173起降幅高达69.4%;投融资规模折算人民币为632.15亿元,同比下降17.1%。另Crunchbase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美国投资者仅参与了17笔对中国科技初创企业的交易,不到去年平均水平的1/5,多数投资者认为这一数字不会在短时间内回升。

同时,随着内外部整体环境变化,美元基金在中国内地投资的细分赛道也出现了变化。去年前5个月美元投融资事件热门赛道TOP 5分别为:生物技术和制药、前沿技术、集成电路、自动/无人驾驶以及机器人。

到今年前5个月,细分赛道后两名发生变化,机器人行业由先前的第5名来到第4名位置,服装服饰行业则将自动/无人驾驶取代掉,获得资本的青睐。

【云开·全站APPkaiyun】美对华高科技投资缩紧 昔日“伯乐”美元基金如何走出困局(图3)

活跃的美元基金也发生了变化,前投资数量最高的前十名基金中,整体投资数量均锐减,去年前五个月投资数量第一名的红杉中国出手投资项目30个,而今年第一名的高瓴资本出手项目仅为5个。

更多的基金默默退场。

比如与红杉齐名的硅谷基金Kleiner Perkins的中国分舵,从2021年起,已没有任何投资。投资过脸书、中国无人机公司大疆的硅谷基金Accel,在中国的基金从2019年已经停止进行新投资。 

“中美关系可以预见将会是缓和-紧张的交替前行,两党博弈以及不断出现的严格审查,毫无疑问将会劝退部分美元投资者。

部分涉及境内外架构想拿美元投资的中国背景半导体公司,也会逐渐完全本土化。”韩利杰指出,“实际上随着互联网行业增长趋缓,美元基金在中国市场的投资早已开始退潮。当然非敏感领域如消费品等,存量美元基金还会继续投资。”

不过,不确定性并未吓退所有美元基金。

蓝驰创投中国分公司的一位投资者日前就表示,地缘政治风险对于BRV中国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该公司一直与美国兄弟公司分开运营。这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韩利杰的判断,或许不久之后,就会看到一波美元基金的分拆潮流,更加“中国化”或将成为今后美元基金的主旋律。

写在最后

中国原本没有风险投资的概念,90年代初一批来自美国的基金,带着资金和经验进入中国,教育了市场并培育了行业,这些“伯乐”支持了最早一批中国科技公司的发展壮大。

一个常被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1999年11月腾讯账上只剩1万元人民币,命悬一线。有人对四处碰壁的创始人马化腾说:你要去找一些更疯狂的人,他们看到的不是眼前的利润,而是未来能赚大钱的公司。

这叫Venture Capital,创业投资。马化腾最终从美国投资公司IDG拿到了钱,公司得以继续发展。

随着红杉,KPCB,经纬创投,DCM等硅谷基金进入中国,中国风投行业逐渐发展。

此后,几乎所有中国科技公司背后,都出现了美元基金的身影。微博的母公司新浪由DCM投资,拼多多由高榕资本加持,视频网站Bilibili、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背后,有红杉的身影。

然而当时代的变局影响日渐深刻,昔日的美元基金越来越难以在诸多限制中分享国内企业成长带来的红利。彻底退出还是在困局中走出求变的新举措,考验着新一代的伯乐们。


本文关键词:云开·全站APPkaiyun

本文来源:云开·全站APPkaiyun-www.emssme.com